理事長的話

從妙空武學社談學太極拳之因緣

妙空武學社創立於民國八十一年,由本人李章仁成立,原由於本人對於陳氏太極非常之喜愛,並且得名(明)師之指導,專精致力於拳法,感覺此拳精妙無比,對於文化,社會大眾皆有助益,遂始傳授學生與徒弟。與吾弟章智二人便自成立妙空武學社,以一般性的社團方式,希望有組織,有系統的傳授學生。以利推廣及發揚。

本人學拳為考大學為助緣 ,從七十四年開始學習南拳(戰拳),此為開始學拳,在此之前父親也傳授擒拿(乃家學),但並無系統,只有散招。於七十五年進入文化大學國術組;同年得因緣際會,本人在成功大學榕園向王嘉祥老師學習陳氏太極拳,二兄弟得其親睞,意欲收為徒弟,後因後北上與杜師學習,故王嘉祥老師以同門相稱,忘年之交。

爾後北上台北,七十七年於擔任國術社之社長時,為辦理演講活動因故,延請陳氏太極拳第十七世宗師-杜毓澤老師,到校演講。得此因綠,得向杜毓澤老師學習陳氏太極拳,但以其九十多歲年紀,行動不便,故不便上山演講,杜師知我跟王師學習便囑本人往其住所習拳,,常令杜師徒孫現場演練與指正練習要點,課後常與杜師討論內功心法、太極四套捶、老架、砲捶、忽雷架等之練法心得。深入陳式太極一切體相用,學習甚歡,從而習之相繼一年多,得其親傳,遂成為學生,此因緣妙哉。

這樣南北學習,在寒暑假,便回鄉在台南成功大學向王嘉祥老師學習和討論陳氏太極拳,而王嘉祥老師亦常令徒弟做各種套路(如老架、砲捶、二小架等)的示範和演練,給我們兄弟二人觀看。有時亦向王老師示範杜老師就某些招式的看法和動作的改變,相互討論研究。

回台北就學時,就向杜毓澤老師請益和研習,有時和杜老師討論大陸的陳氏太極(如小四套拳),或者杜老師對四川陳子明架的看法,以及陳氏太極拳的一些內功心法。如此南北的學習,王老師的拳架、拳理,代表著杜師早期的拳架和拳理,以及王老師的體會。而杜老師正是自己後期的心得。我很幸運的就這樣學會了頭套十三勢、二套砲捶、二小架(忽雷架)、陳鑫新架、四川陳子明架等套路,事實上看出杜師對於武學的摯愛與沉迷,以九十多歲年紀亦如此的專研武學,杜師對我更是殷殷期盼,可見其愛才之心,待我亦不輸弟子一般,使我十分感念亦覺幸運。

在此期間亦曾觀看其他的陳氏太極拳,不論是台灣或是大陸的。本人深覺杜老師此支派的拳架的風格,最有古樸之風,故深入研習,就未再向其他支派的陳氏太極拳學習,但仍有做深層的比較,以期從同中求異,異中求同,以發揚杜老師此支派的太極拳。在這段期間,因杜老師年事以高未再收徒,遂沒有拜杜老師為師父,殊為憾事。

武學本是深奧,在中國是文化中之瑰寶,非但只有技術層面,更是一門運動哲學,動態藝術。在國術組時受到多位名師之指導,受益良多,奠立了現今自己的武術風格。七十九年大學四年級時,先收同校同學為徒,畢業後又到東吳華漢國術社指導學生,相繼有清大、成大、師大等學生,陸續從吾學習拳術,學生並持續增加。當時收之徒弟以師生相稱,而不用師徒之習俗,可免門戶之見,其亦徒亦生,無有差別,何必拘泥。

對於陳氏太極拳之練法、用法,具有獨特之心得,以實用為主體,本人發現太極發展漸失其攻防實用,故鑽研其內功心法及實用性為主。把纏絲勁及抖勁以內功發出,威力強大,研究五種太極內功,特創抖勁發勁,創乾坤歸元功。再以用法摔、打、拿、踢、點各手法、身法、步法、心法,擴大加強,成為更完備,具實戰之太極拳。並曾受益多位名師之指導,如鶴拳陳明崙師、自然門羅開明師、太極拳郭秉道師等之教導,期間皈依 普力宏法師,使我由佛學了解從練武到更深之身心解脫之理,增加心性之修養。吾人並將陳氏太極修補成十套,分五陰五陽之類別,完整其規範、模式。

教學多年來,學員眾多,早在七十八年,時值大三,已在劍潭活動中心指導華僑學習中國武術,經歷頗多,先後又在僑委會所辦的海外青年美加營隊教授功夫,劍潭社團班之陳氏太極老師,文殊院太極氣功指導老師,成功大學太極拳社陳氏太極拳組老師,聖功女中國術社老師。本身又精研針灸、推拿、點穴,自創兩儀針法及太極行氣針,為民俗推拿經絡師,清華大學中醫社推拿指導老師。本學社成立於今,多有成就,教學眾多,利益眾生,多年來之努力,遂使本社之太極拳自成一風格。對於保留固有文化遺產及造福群眾,多有助益,也不失本人原有旨意。太極拳之心得,是我幾年來經驗之累積,陰陽圓融之謂妙,心懷太虛之謂空。剛柔並濟、動靜相交、抱元守一、萬法歸宗更是太極之不二法門,並視為社訓,以作軌範。

妙空 李章仁 于1995.5.19